joditheIrrelevant

余生都将致力于从POI 里挖糖,以及制糖。

【肖根】Too Marvelous for Words 8

哈喽各位食肉动物大家好,失踪人口终于回归了~

换了工作,经常需要到处跑,所以基本没时间安静地坐下来写

现在连自己的床都没了,天天住酒店宾馆民宿……

大家都佛系一点,催也没用,因为忙的时候我不太上老福特

今天想写一下被主控折磨后的一些细节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好像好久没睡这么饱的觉了。

在机器的指令下,你整夜敲代码、计划行动,她不止一次地劝你休息,但是这可是得来不易的机会——你成了一个超级人工智能的模拟交互界面——你担心如果你不提高效率,她指不定哪天会收回这个殊荣。

而这次的饱觉却以你失去右耳的听力、心脏功能受损为代价。

你从被子里钻出来,右耳的失聪还是有点不适——左侧的耳朵还是可以听到肖的卧室窗外来往的车鸣声,可是你右面一侧的世界却安静极了。你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,估算了一下,自己这一觉大概睡了九个小时。

你的心脏随着你的起身又有些不舒服,它非常努力地跳动了几下,但是很快又会失去力气,变得微弱而缓慢。心率不齐而已,你安慰自己道,就连最普通的年轻人因为工作压力和睡眠不足也会有这毛病。床另一侧的被子已经没有了体温,这说明肖至少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。你都可以想象她紧紧挨着床沿,绷紧了身体睡觉的样子,虽然你已经不太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了。你只记得,在你制服了主控,夺回主动权之后的不久,肖冲进审讯室(如果你管那工厂叫做审讯室的话)的那一刻,你的迸发的肾上腺素被消耗殆尽了,她来救你了,你安全了……于是你任由自己晕了过去。

你胡乱套上床边搭着的一件衣服。穿上之后才发现这是肖的,你消瘦的双肩像衣架一样把帽衫撑了起来,衣袖也短了至少十公分。对于这么娇小的人来说,肖真的出人意料地强壮,想到这里你不禁笑了一下。

肖的公寓你再熟悉不过了。几个月前你把她绑出去一起做任务的时候,就已经对它的布局了如指掌——如果说这毛坯房一样的东西算得上有布局的话。你打开冰箱,不出所料,肖还把这里作为武器库,你拿出唯一的一盒牛奶,你向机器发誓,这牛奶比你最喜欢的按键全都报废的那款机械键盘年头还长。

好吧,你关上冰箱门,你该离开了,今天应该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,大概十分钟前机器已经给你发了一条信息给你,但是你打算洗个澡然后再看。

不得不说,对于肖几乎没有装修的客厅兼卧室来说,这间浴室真的有些高规格。Sam并不邋遢,她只是喜欢简单。但是客厅的水泥地怎么也不能让人用“一尘不染”来形容吧,但把这词儿用在这间浴室上绝对不过分。洗漱用品一应俱全,还有股消毒水的味道。

然后你发现手盆上方的镜子上贴了张纸条。

“保持伤口干燥。24小时换一下药。柜子里内用和外敷都有。今天你不能自己洗澡,昨晚我给你擦洗过了。”

你在默读这些字的时候几乎可以想象得出肖那张面瘫的脸来了,极不耐烦,但出于前医生的职业道德还不得不叮嘱几句。

纸条也是随手从报纸上撕下的一角,胶带也像是用牙撕下的。一个暴躁的面瘫。

你撩起头发,嘶,还是有写血渗出来之后干了,粘了几根头发在伤口附近。耳后的伤不好处理,鉴于肖现在不在,你决定找个附近靠谱的诊所简单处理一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几天的任务出奇得顺利。唯一让你感到不快的就是自己失聪的右耳,左耳要一边听指令一边听其他的声音,着实有些不方便。你在饭馆窗前,对着碗拉面,决定给Harry打个电话。

“……告诉肖,她来找我,我很感动。”

你挂了电话,轻轻叹了口气。天色渐晚,你看着晚霞突然感觉有些孤独。孤独,你奚落地笑了声,这种坏代码才有的感觉你怎么会有的?窗外哪怕匆匆行走的人都是两三成行的……你破例点了瓶清酒。

“哪个三流医生告诉你养伤期间可以喝酒的?”

你被突然在左侧冒出的肖吓了一跳。该死的。右耳。肖一路从右侧大门走进来,自己竟然都没察觉。

看到你被吓了一跳,肖的嘴角好像挂上一丝得意的笑:“全能上帝的交互界面还能被我吓到,它没提前打小报告?”

你:“我没戴耳机。今天做完任务了,我想让我仅有的左耳休息一下。”

“认真的,我不认为在心脏没恢复好,耳朵伤口还没愈合之前喝酒。”

“放轻松,肖,只是清酒而已,我又没喝伏特加。再说,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?”你们两个像两个在饭馆儿约好见面的人一样,肖没说她是怎么知道你在这儿的,你也丝毫不想知道她是怎么找到你的。你只是开心她能来找你。优秀的前特工,只要她想,总会有办法知道你的确切位置。

“我只是在关心我的病人。”肖把小酒瓶里的酒一口干掉,“这酒太没劲了。”然后起身:“走吧,去我那。”

你的心率又过速了。肖从来没对你发出过这种邀请。你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应答。“肖医生要在家里会病人了?”啊,什么糟糕台词,像色情片片头。你想抽自己一嘴巴,但是调皮的表情还要保持住。

“她告诉我这几天你又熬夜了,而且并没有按我说的按时服药。我只是尽一个执行人的义务,帮机器稍微照顾一下她的模拟界面。只是帮个忙,别自作多情了。”她站起来走在前面。当然一个二轴会这么回答。你赶紧起身跟上她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除了床单换了之外,肖的公寓没有丝毫变化。

“先去洗个澡。莲蓬头给你调到了比较低的位置,别淋到耳朵。”肖在浴室忙活了一小会儿,走出来对你说。她还拿着你受伤那天穿的那件蓝灰色T恤,“我给你拿去洗干净了,你还穿么?”你赶紧接过来,胡乱塞到你的电脑包里。

你站在床边,突然不知道手该放哪。“那,我去洗澡了。”

你踏进浴缸,拉上浴帘,打开莲蓬头。肖贴心地为你把莲蓬头调到了合适的位置——正好冲不到耳后,也不用你特意屈膝才能洗到脖颈和肩膀。

“要不要我帮忙?”肖的声音从浴帘外传过来。

老天啊。“uh, no, thanks.”你的大脑死机了。没法再想出以往那种调情地回应。

小心翼翼地冲完澡,发现肖拿着药在等你。“你……呃,坐……床上吧,我看看你的伤。”

你在床沿坐下来,肖站在你的右侧。“恢复得不错。”

肖医生手法娴熟地给你换敷料。“因为机器坚持不给你缝合伤口,所以目前只能勤换药,以防开放伤口发炎了。这几天都在我这里吧,总比外面的诊所靠谱。”

这太不常规了。“只是换药而已,李四的伤口也是我帮忙处理的,别想太多。”

“李四也被你留宿过?”你终于找到了一个点逗她。

“他没什么需要长期照料的伤,而且他有Harold。”她出乎意料地没有怼你。

热情地回应对方的冷淡、不合时宜的调情一向是你对付肖的奇招。如果她真的厌烦,大可以再也不理你,或者大不了再打你一拳。

你对你以往生命里的那些人都是这样的,要么过分热情,要么拼命嘲弄,受不了你的人都走了,无所谓,你从十二岁开始就是孤独的,你不需要讨好谁——你有一身本事,不需要寄人篱下。你也不需要谁爱你,人类都一样的丑恶,你也不爱他们。

可是肖没被你吓跑,反而总是下意识到处追着你跑,虽然嘴上说嫌弃,她也没有把你丢下不管过……

“嘿,去浴室一下,我帮你洗下头发。臭死了,我可不想让你污染我刚换的床单。”

天呐,please please please。你已经好多天没有洗头发了——事实上从你被主控抓走的那天开始,你的头发就混合着汗液和血迹,这几天你为了让头发看得过去,只能用毛巾蘸着水马马虎虎擦一擦。

你用毛巾护着伤口,任由肖的双手在你的头皮上按摩着。你的头发又长又多,花了足足二十分钟才洗干净。二轴肖竟然会这么温柔地给你洗头发。还给你吹干(虽然她嘴上说是怕湿头发感染伤口这样她就又得给你处理一遍)。你宁可牺牲掉左耳来换取这种待遇)

“还有,她让我给你带话,说接下来的两天休息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一向浅眠。但是你和肖睡在一起的时候(当然偶尔你们会来个fun night,或者三个,来减压,肖如是说),就格外放松。

但是今晚你睡不着。受伤回来的第一晚是因为你被折磨了一天一夜,体力透支,几乎算是昏过去;这几晚你都睡不着,因为你习惯右侧躺,而现在你因为受伤不能用你习惯的姿势睡觉。

你小心翼翼地翻了几次身,不太想打扰到肖。

“再小心也没用,床太软了。”肖没睡着,但听不出抱怨,“还难受?”

“可能不太困。Sam,要是打扰到你我可以去……”

“去哪睡?睡地上?”她转过身来面对着你,脸上还有点调皮的神情,“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?”

“我们之前说好的,谁都不留宿。”

“oh you are such a nerd." 

肖直接覆在你身上,吻了过来。

剩下部分百度云
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91Dj5DsMeaGk26WXOCvWwA

 密码:vh5v

评论(14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