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ditheIrrelevant

余生都将致力于从POI 里挖糖,以及制糖。

【肖根】Root and Shaw made up

Too Marvelous for Words

摘要:要和好了,这次决定细水长流~下一篇写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5

在你的大肆侵略后,Root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。她没说话,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内疚和羞愧浪潮一般席卷着你,你舌头打结,欲言又止。你知道这次虽然Root有错在先,可是到底是你搞砸了——你践踏了她的尊严,更严重地估计,你很有可能毁了你们之间的亲密。有某些东西断裂了,而你知道这不是那么好修补的。卧室里的安静快要让你窒息。你侧过身去,背对着Root,想着等天亮了你应该怎么面对Root。由于太疲惫,你的意识离你越来越远,你睡着了。

等你醒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。你习惯性地摸向自己的右手边——果然空着。你起身穿好衣服。走出卧室,你发现Root并没有离开家——书房的门半掩着,里面传出她敲击键盘的声音。你冲了个凉,走到厨房想要随便找点什么吃的,却发现餐桌上已经有做好的pancakes,旁边还贴心地放上了一瓶糖浆。此时你的胃更难受了,不是因为饥饿;Root总是知道如何操控你,这次依然是,本来占理的是你,可是经过了昨晚,她又成功翻盘了,现在回忆起昨天,你无地自容。现在你的面前还放好了爱心早餐。老天爷。

你把那盘pancakes当成任务一般草草解决了。Root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键盘的时候一向不喜欢别人打扰,心情好的时候(当然大多数时候她看见你都会心情大好),她会先许诺你美食或者带劲儿的性爱,把你打发出去,如果程序跑得不顺利(不用她说,你从她敲击键盘的声音就能听出来),你就乖乖在客厅,一边擦枪一边等她。今天键盘发出的声音明显属于后者。

行。你有耐心。耐心是作为一名士兵的必备素质。以前盯号码的时候,你和打着呼噜的Fusco在一辆车(是一辆车!)里过了一夜,等Root和那次经历相比简直算是甜蜜。

你打开电视,继续昨天没看完的球赛。其实结果你已经知道了,只是家里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频道,你又不想让家里太安静。

过了大概半个小时,Root去厨房拿了个苹果。你偷偷看她:她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,脖子上也都是淤青,手腕也是,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怪。你想和她说话,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。Root看你在看她,停了下来,坐在沙发的另一端,双臂抱膝。她就那么看着你。“Root,I...” “I didn’t enjoy it. Being with the number. It’s just…work. And she sucks, in case you really wanna know.” 说这些的时候,她没有看你。“Root,I’m sorry. I was totally overreacting and, and I was such a dick. I guess I just let jealousy get the better of me. I know it must’ve been awful to sleep with someone you don’t even like just to save her and yet I was blaming you for that. It must’ve been hard. You were simply being honest with me and I hurt you. Let me make it up to you.”

你语无伦次地说完这一长串话。你感觉这一次你说的话比你以往一个月说的话都多。你望向她,她已经哭肿的眼睛又湿润了。你站起来,坐到她身边去,双臂圈住她。“你说话呀。”Root还没说话。你有些急了,以往你犯了什么错误,跟她撒个娇就过去了。“为了补偿你,”你跪坐在沙发上,把她的脸扳过来面向你,“你可以要求我做任何事。别错过机会啊。” Root此时已经不哭了,你仿佛看到她的嘴角挑了一下,眼里闪过阴谋的光。你开始后悔你说了刚才的一番话。“你说话算数吗,Sameen?”感谢上帝,她终于开腔了,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“我记得上次纪念日,我想让你穿着贝贝熊跳舞被你拒绝了。”


评论(16)
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