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ditheIrrelevant

余生都将致力于从POI 里挖糖,以及制糖。

【肖根】Too Marvelous for Words 4(按我以往的风格来说这算肉渣)

灵感来源:偶然想起tlw里面shane和Carmen有次因为出轨吵架之后来了一次和好炮,特别带感~

关键词:醋锤✖️委屈根,这一章先没有甜,下一章甜回来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Root从新泽西回来的时候,你刚刚跟Fusco处理完一个无关号码。前夫买凶杀前妻,老套路了,任务解决得很顺利。Fusco看你心不在焉,也没约你去喝一杯,就径自回家陪儿子去了。

等你回到了公寓,发现卫生间里有水声。你的心脏一阵狂跳,胃里像有什么在翻滚着。你的大脑一阵兴奋。肯定是她回来了。没错,随着你进入客厅,你还看见了Root的藏蓝色T恤躺在地上。你收起T恤,可是又瞬间皱起眉头。T恤上有血迹。该死的,她为什么总是往危险的地方跑?

以往每次Root出差回来的沐浴,你都是要加入的,但今天你没有那个心情。你真的气了,气得你一句话都不想说。换上家居的工字背心和短裤,你从冰箱里拿出冰镇啤酒,坐在沙发上看昨天录播的球赛。你喜欢的球队表现很好,可你却无心叫好。

等比赛进入第二小节的时候,水声才停。看来Root洗了个非常痛快的澡。你一边想要去看看她伤到哪里了,但是却又赌气地不想理她。你盘算着要用什么方式让她记住下次她再冒险去就号码之前,一定要想好可能的后果。

“sameen? You’re home early.” Root走出卫生间,对着你的后脑勺问。

“这次又伤到哪了?你那无所不能的小女朋友失算了?”你尽量控制着情绪,可又忍不住讥讽几句机器(在大战之后你多少有些生机器的气)。

“Relax,sweetie,那是敌人的血。”

那就好。可是你同时又有些小失望,毕竟你本来想用一些性感的方式惩罚她的。“看来号码处理得挺顺利啊,敌人受了伤,你还囫囵个回来了。”你尽量不让她听出自己欢欣的语气。

Root第一次没有用无聊的笑话回应你的调侃。也没有调情的话。她今天出奇地严肃和正经。

“Sameen, we need to talk.”

你放下手中的啤酒。

“ I…I don’t know how to start…”她的眼神非常局促不安,双手不停地揉搓着浴巾的下摆。“你记得我跟你说,这次的号码是一个摇滚歌手,经常在一些酒吧驻唱……well,机器说我得保护她两晚。为了接近她,我假扮成歌迷,然后和她date了两次。在第二次吃完饭之后,她邀请我去她的公寓……她提议我们再喝几杯……”Root好像已经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。她搭着沙发的边坐下,不敢靠近你。

你妒火中烧,拿起啤酒,喝完了最后一口。不用她再往后说,你已经把剧情猜个大概齐了。“So did you fuck her? Or she fucked you?” 

--------------

剩下了angry sex 走百度云~ 或者微博http://weibo.com/p/1005051848487731/home?from=page_100505_profile&wvr=6&mod=data&is_all=1#place
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dE0W6fZ

密码: bib3

评论(13)

热度(80)